152018-11
吴军:什么是互联网下一代的核心?

发布者: 浏览次数:

  10月27日,由交大安泰经管学院、交大创业学院、未来媒体网络协同创新中心联合主办,交大安泰EMBA中心和大数据与商业创新实验室联合承办的“互联网+训练营”第8期上,丰元创投合伙人吴军做了题为“超级智能与文明进化”的精彩分享。笔记侠作为合作方,经主办方审阅授权发布。

  人获得智能的时候,是一个人的智能,你怎么思考怎么反应是你一个人的事情,别的人不知道。

  但是,进入到了今天,特别是当IOT(物联网)发展起来以后,这时的智能是一个网络的智能。

  比如,阿里巴巴或者京东给你推荐一个商品,它不是根据你一个人的行为得到的,而是根据全中国各种人的行为来给你做推荐,并且相对精准。

  所以当机器进入到一个网络时代的时候,我就认为这已经开始进入一个超级智能的时代。

  人工智能分了好几代,从模仿人到数据驱动,到最近的十几年的大数据和深度学习,接下来进入的是一个超级智能的时代。

  在其中,我们现在的人工智能相当于未来超级智能的一个大脑,IOT(物联网)相当于它的感官,而区块链则是它的神经系统。

  今天的数据传输叫作裸传,就是将数据打包以后,直接在互联网上传播,虽然有的人会加密,但数据还是以数据的形式在传输。

  因为当所有的设备都是IOT(物联网)的设备时,现有的基础架构就不够用了。

  但是只有硬件设备,没有很好的协议,我们还是无法安心使用IOT(物联网),因为我们的数据是不安全的。

  当数据形成交易时,每次交易不能更改原本内容,只能增加,所以这个过程是可以溯源的。

  因此,我们可以对药品、食品的安全进行溯源,可以防止交易中的反欺诈,以及对我们的健康进行持续记录。

  比如癌症的早期监测,它实际上就是通过对新陈代谢的跟踪,来判断身体的健康状况。

  譬如,我们的行为被跟踪了以后,数据存在IT巨头那里,我们是否能够相信IT的诚意?这就是一个问题。

  今年初Facebook卖掉了5000万人的数据。公平地讲,这件事扎克伯格不知道。

  但是即使这家企业的管理人员是好人,我们也不能保证里面每一个执行人都是好人,你不敢把你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家公司的善意上?

  实际上数据是属于我们的,各个服务条款是这么写的,法律上也是这么讲的。但是有多少人觉得这些数据是我们的?

  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实情况不是这个样子,并且当IT巨头把你的数据还给你的时候,你根本看不懂,你也没法用。

  即使公司不愿意卖,就像Facebook一样,扎克伯格未必会同意卖,但是公司里那么多人会怎么做,你是不知道的。

  这个问题背后有两种反应,一种是说社会真黑暗,我对这个社会完全失去了信心。

  但另外一个声音说,既然有这个问题,我把它解决了不就能挣钱了。这是我希望我们现在人具有的态度。

  区块(block)相当于一个智能合约,链(chain)则是我们的交易过程。

  所以区块链是以随机数来记录我们交易过程的智能合约,并且这个合约可以验证真伪。

  它在数学上有一个非常安全的、非对称的加密,使得它的安全性非常好。你可以确认真伪,但是不需要拥有;你可以访问信息,但是无法修改。

  有了区块链,就相当于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能存数据,除了你,别人无法查看。而当你想要将你的信息,部分地给医院,或者别的机构,就给它一个公开的密钥。

  以前,医院要想做一些统计,需要你最好把整个病例都给它,这些病例用过之后都丢掉了。

  美国每年丢掉上百万份的病例,病例数据的丢失,远比银行密码的丢失来得可怕。

  今天,法律实际上对信息安全泄露的处罚相当轻,所以成本是相当低的,而回报又是相当高的,所以这个事处理起来就很麻烦。

  所以,区块链很方便,因为它是一串的随机数,我们可以把每一个实物商品随意的打包、拆散,也很容易做每一环节的跟踪。

  实际成本不低,一个是耗能很大,耗能很大就是金钱的成本,第二个是时间成本,延时较大。

  数学家觉得自己可以改进它,所以今天区块链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这一群数学家,特别是密码学专家的加入,怎样把它改进。

  比特币是一种对交易行为的跟踪,每个比特币都有尾随基数;尾数产生出来,需要有人验证。

  你打开自己家的计算机,来验证这个尾数,这台计算机实际上就成为一种矿机(当然现在的矿机其实不是这样了)。

  当有10个人一起验证时,某个人机器快,他验证出来,其余九个人工作就都白做了。

  第一个完成计算的矿机得到奖励,而得到一定数量的奖励之后,获得一个比特币。

  一开始,滴滴公司发现有人天天守着手机盯着单,把时间都花在抢单上,效率不高,而且把整个生存环境都给搞坏了。

  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,你要想参加分配单,先交3000块钱押金。交完了以后,分配完单了以后,公司就连押金带报酬一块付给你。

  你要想参加以太坊的验证,需要先买以太币,你有100个币,他有1个币,你就有100倍的机会去赢他。

  有人说单纯看以太坊每一秒钟的交易水平,比比特币高不了太多;但是就延时来讲,它从两个小时降到了几分钟,这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。

  第二个有意义的事情是,以太坊提供了一些公共接口,让所有人可以在上面做二次开发。

  比如安卓软件,你如果想把它变成自己的特殊的操作系统,你可以把软件全部拷下来,做个性化的修改,然后重新编、运行,这种方式叫硬分叉。

  早期比特币的协议都是这样的,硬分叉,你自己要通过比特币协议发一个币,需要把这个程序全部拷下来,重新修改。

  这带来一个特别大的问题,因为系统本身是一个开源的软件,它自己在不断进步。所以,它就跟你分叉出来的东西不兼容。

  你得再改你的程序,直到有一天,你自己的进步速度永远跟不上开源社区,你就彻底的完蛋了。

  你不需要把代码拷过来重新编译,而是只需要在上面说清楚这是什么币,有什么用,把这一件事讲清楚就好了。

  资金的募集方式,最早是以贷款的形式;然后有了风险投资,大家就开始分股权,资本占多少,创业者占多少;现在则可以通过发币来募集资金。

  我要做一个什么项目,找一些愿意的投资的人,当我这个项目做成的时候,你们的币就能值钱,以太坊就是这么做的。

  譬如,有的企业有三角债,互相欠款很严重。这件事在过去没法执行,因为合同不是自动执行,不是一个算法能够监控的,它是人为可以干预的。

  人工智能是一个生产力,它使我们的生产效率大幅度提升,而区块链是一种新的生产关系,一种新的财富分配方式。

  在利润的分配过程中,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,是零和游戏,即公司挣了钱发奖金,老板多拿点,员工就少拿点;反之亦然。

  期权不是零和了。公司上市以后,公司有钱,员工也有钱,钱从哪儿来?从二级市场来,股市来。

  接下来到未来时代的智能革命,可能有一个虚拟货币或者区块链,来跟踪每一个人的贡献。

  或者说虽然同样是投资者和创业者拿钱,通过直接占股权的方式和通过虚拟货币来获得一定的认可,这之间有什么差别?

  今天公司的创始人、投资人的贡献很明显,他们占股份;还有一些重要的员工,会拥有期权。他们的贡献得到了一个认可。

  但是实际上最早的第一批的客户,他们的贡献其实是没法衡量的,也得不到任何的奖励。

  举个例子,当年好多共享汽车出来的时候,前1万个司机和前100万个乘客很重要,这些人去了哪里,哪里就形成头部效应,就赢了。

  但是这些人的贡献,过去是无法跟踪,也是得不到保障的,更恶劣的是,这些人的数据掌握之后,还会对乘客进行价格歧视。

  譬如说共享汽车的公司在你加盟,或者你使用的时候,不使用现钱,而是先换1万个打车软件的币。

  打车人多以后,原来10个币打一个车,现在1个币打一个车,你就挣钱了,1个币的价钱就涨了10倍。

  这是未来的一种新的能够兼顾服务的提供者以及使用者双方的利益,这是给大家一个新的机会。

  过去的生产资料主要是土地、资金、设备等,接下来最主要的生产要素,就是数据。

  过去,生产资料是不对等的,在一个企业里,老板有了生产资料,就可以剥削你。

  比较理想的状态是,数据属于你,也许我们还存在在大公司里,不过没关系,这些数据本身通过一种特殊形式加密,你有所有权,你可以来控制自己的数据给谁用,不给谁用。

  这家公司不愿意,然后另一家公司跳出来了说愿意,结果它多卖了30%的洗发水,最后这家公司也只好愿意。

  以上只是通过一些特别的例子来说明,在未来,数据是生产中的新要素,而区块链有可能是使得生产关系本身发生变化。

  区块链是高风险行业,也是一个高成本的行业,不要觉得它一定便宜,但是它有可能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核心。

  因为我们今天互联网的很多问题,用现在的技术找不到答案,所以我们去诉求于区块链,看看区块链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,有没有可能重塑金融秩序。

  最关键的是,任何问题都是机会,所以大家今天有很多的机会,因为我们今天有很多的问题。

  交大安泰EMBA“互联网+训练营”,以开放性、综合性、互动性活动为载体,探索“以技术驱动商业模式创新”为目标,搭建创新创业的交互生态群落。